时间的逝去,不也代表着一种传承吗《逝去的歌》

2018/04/08 232 views No Coments

歌名:逝去的歌

演唱者:旅行团

所属专辑:10 Day’s

 

介绍:清明小假期结束后,带着些许疲惫,回归到正常的工作轨迹。“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清明》古诗的神奇,可以列入我脑海中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系列古诗排行榜单第二了。根本不想记却又忘不掉,开口就能吟出整首不带喘气的。我想这就是古诗永垂不朽的魅力。今年的清明也正好碰到阴雨绵绵,除了踏青的欢愉之外,清明大抵上会让我们感受到一种“逝去”——亲人的逝去。

每一年的清明,我都会去扫墓,小的时候是父亲带着我,现在是我带着父亲。孩童时只知道一到这个节日,学校就会放假,然后第二天会跟着父亲一起去爬山扫墓。那个时候觉得爬山好玩,至于扫墓,只被父亲告知这是我爷爷奶奶的墓,旧时候的墓除了碑文基本上没有照片,所以对于爷爷奶奶的形象都是从我父亲和大伯的只言片语中构建我心目中的样子,毕竟连我的小叔都没记得他爸妈的样子。这件事情感慨之余,大概都能归结为旧社会的一种苦难吧。

小时候我站在坟头,看父亲除草,砍树枝,扫地,等他忙好这些就会喊我一起烧纸钱然后教我双手合十面向墓碑拜一拜,这个时刻总会听见父亲口中念叨着一些话。每次下山,父亲都会折下一条柳树的枝条,做一个头环带我头上。后来才知道,这头环有种辟邪的作用。

而今我包揽了扫墓的大部分项目:除草,砍树枝,烧纸钱,点香,放鞭炮。最后双手合十向墓碑拜一拜,嘴里念叨着曾经父亲口中念叨的话语只是换了主语。虽然下山少了柳枝头环,但是现在的我感觉的到每一年没一次的下山,我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我也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每一年的清明一定会带上我,而姐姐们可以缺席,我想父亲在慢慢地传承着他身为子孙的使命。在我看来时间的逝去,不也代表着一种传承吗?

试听:

      歌词:

      穿过云和烟 看大地温暖的浮现
      你呼吸 已改变 停滞于某段流年
      离别的你我 才明白挥霍有期限
      你一语 你一言 是我最眷恋
      若你能听见 岁月的拨弦
      依然能感觉 你从未消失过
      一直在我身边
      像 一阵春风吹过我的侧脸
      像 一场细雨落在我的鞋尖
      不被察觉 每天
      无声无息你的出现
      像 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
      像 漫漫长夜某盏灯又熄灭
      没形状的思念
      逝去的人不曾走远
      越过地平线 看海洋辽阔的延绵
      那瞬间 如昨天 轻柔在眼中缱绻
      银河另一边 借月光凝视你容颜
      别回忆 别伤悲 别为我留眠
      若你能看见 漫天的心愿
      依然能感觉 你从未消失过
      一直在我身边
      像 一阵春风吹过我的侧脸
      像 一场细雨落在我的鞋尖
      不被察觉 每天
      无声无息你的出现
      像 突如其来温暖我的晴天
      像 倾盆大雨我躲避的屋檐
      爱不会被磨灭
      逝去的人住在心间
      像 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
      像 漫漫长夜某盏灯它又熄灭
      没形状的思念
      逝去的人不曾走远
      像 突如其来温暖我的晴天
      像 倾盆大雨我躲避的屋檐
      爱不会被磨灭
      逝去的人住在心间
      像 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
      像 漫漫长夜某盏灯它又熄灭
      没形状的思念
      逝去的人不曾走远
      穿过云和烟 看大地温暖的浮现 你一语 你一言 是我最眷恋


      一篇一句

      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余华《活着》


      下载:关注微信公众号,回复歌名“逝去的歌”即可看到下载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